当前位置:

首页   > >  综合资讯

“监狱警察啊,在他们眼里你永远是个孩子”

时间:2019/10/8 17:42:00

来源于:本站

关闭

返回    |

打印    |

亲情和家庭在监狱警察心中有多重?


这份重量其实很难被称量——

因为它凝练在你远去时不曾开口挽留的目送中,

因为它飘散在你归来时为你拍去风尘的动作里,

因为它刻印在你成长、成家和从警路上的每一次摆臂上……

我们早已慢慢长大,可随时光之手一道而来的,还有那些在目送你远去的过程中慢慢变老的他们。当岁月的痕迹悄悄爬上他们的脸颊,我想,我们也该,把故事留下……


下面,我们与云南省临沧监狱警察的老照片中,去寻找关于那些目送的记忆——


警察秦冰岩

爷爷和我


年年岁岁花满香,佳节欢聚又重阳。

重阳节早已不是简单的时令节日,更包含了时间和生命的厚重感。这一刻想起了自己的爷爷,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,小时候大部分时间是由爷爷带,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,印象最深的几句话就是“我不爱吃,你多吃点”,却把最好吃的留给我;长大后总是对我说“多带点儿东西,在外面照顾好自己”,可行李箱再大也装不下他们的牵挂;“你不回来的时候,我们就随便吃点”,可每当我回去的时候,迎接我的都是大鱼大虾;他说“家里一切都好”,却承担了所有的艰辛……总是向你索取,却不曾谢谢你,回过头才发现你早已斑白的头发。

就让时光慢些吧,别说时间还多,别说来日方长,就从现在开始,让爱的陪伴永不缺席。


警察张力

母亲和我


从我降临这个世界,母亲第一次把我抱在怀里,她是欣喜的,是幸福的,那是她第一次成为母亲。她并没有什么经验,只是学着自己母亲的样子,用自己的温暖养育着小小的我。夜里,我会哭,会闹,可是对她来说哭在她的心头,痛在她的心里。那是我的成长过程,也是她的成长过程。她从一个初长成的大姑娘,变成一个有担当的母亲。小时候觉得时间很慢,总想着长大。现在看到母亲的皱纹和白发,只想对时间说请慢一些,再慢一些。


警察高晓曦

母亲和我


1995年,父亲工作调动,我们一家跟着父亲从昌宁来到云县,父亲常年在外役队一年也见不上几面,家中日常生活全是母亲料理:三餐茶饭,四季衣裳,孩子的教养,亲友的联系,需要多少精神!后来遇上生活比较困难的那几年,她也从不向在外的父亲抱怨,自己找了门路去城里卖水果、卖大米贴补家用,也就是在这样的光景中拉扯我和弟弟长大。她,是这世间万千家庭妇女中的一个,但在我心里她是独一无二、不可替代的母亲。


警察王洪

父亲、母亲、姐姐和我


对于监狱人民警察这个职业来说,常回家看看总是奢望,每逢佳节总要坚守在岗位上,“等我忙完了...”几乎是所有警察的口头禅。很多次家人都被我放了鸽子,可是爸爸妈妈一直都特别支持我的工作,从来没有一句怨言。对于工作我问心无愧,可是对你们儿子实在亏欠太多太多,每次给你们打电话说过节回不了家,你们都笑着和我说,“没关系,不回来还好,回来了还得给你洗衣服做饭,多受累。”我感受得到你们内心的失望,你们这样说只是不想让我担心,在这里儿子真诚的对你们说一句对不起,同时也感谢你们对我的支持和鼓励,儿子一定会加油,不让您们失望。


警察任丹妮

父亲、母亲和我


亲爱的爸爸妈妈,你们好!这算起来是成年后的我第一次给家里写信,源于现今科技的发达进步,书信已经很久没出现了。三十而立的我,有很多很多话想跟你们说,却又很难很难说出口。

平顺成长的这么些年,最大的功臣就是你们,我却从来没感谢过,更多是习以为常的习惯,习惯于你们帮我考虑好、计划好、准备好,然后我坐享其成。说来真是惭愧,三十岁的我没有多大成就,所幸有着稳定的工作,和谐的家庭,可爱的孩子。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后,我仿佛与你们更加贴近,也多少明白年轻时为人父母的你们的感受。又生出后悔来,后悔当时年幼无知的自己不听话,让你们操心、伤心……

三十年说来不长,可翻看照片时突然发现你们变老了,仿佛就像一瞬间发生的事情,突然反应过来我长大了啊,已经不是爸爸妈妈怀里的宝贝了,我也有了自己的宝贝。谢谢爸爸妈妈,感谢你们,养育我成长,不断不断帮助我,唯愿你们身体安康,别无其他。


警察杨力立

父亲、母亲和我


国庆前夕,妈妈打了几个电话过来问我假期能不能回去,我不忍心让妈妈失望,就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句“到时候看情况”。爸爸应该是觉察出了我的为难,悄悄发信息给我,“力立,今年70周年大庆是大事,一切以工作纪律为重,绝对不能触犯纪律。你妈我俩会妥善安排的。”妈妈的思念是亲情的纽带,爸爸的理解是安心工作的基石。没有深明大义的父母,就没有坚守的信心。心有愧疚难平,惟愿亲爱的爸爸妈妈身体健康!


警察施泽鹏

父亲、母亲和我


家,是那个你永远可以回去的地方。一天,在值班室接到同事打过来的电话,说妈妈打我电话无法接通,于是便打到他那问情况,同事让我给家里回个电话。开始是着急,怕家里有什么事,迅速拨通家人的电话,得知只是中午以后就没打通我电话,担心我。突然想起来,那天是周五,按往常我都会在周五下午给家人电话,告诉他们周末能否回家,是否值班,能否回家吃晚饭…………。家、亲情,有时候真的就是一句“回来吃饭”就够了。


警察李春梅

父亲、母亲、妹妹和我


父亲、母亲,是你们将我带到了人间,教会我呀呀学语,教会我迈出每一步;是你们带着我认识了外面精彩的世界,是你们教会我如何在成长中走过沟沟坎坎;母亲如玉,父亲如金,我愿用我的一切,换时光慢些走,换你们岁月长留。


警察刘建波

父亲、母亲和我


正值祖国70华诞,保安全保稳定成了我们监狱人民警察的第一要务,自然少了对家人的陪伴。马上是重阳节,想起家里的父母,有一些话想说:工作了之后,总想为你们做点什么,买点什么,这种心愿比以前强烈了许多,然而身处外地,能为你们做的太少,对你们的愧疚也越来越深。是你们的默默付出,让我的从警之路更加从容;是你们的谆谆教诲,让我时刻牢记干净做事、清白做人;是你们的言传身教,让我在面对困难时不言放弃……爸、妈,谢谢你们二十多年来对我的养育之恩,儿子一定好好工作,绝不辜负你们的期望,成为一名优秀的监狱人民警察,也希望你们好好保重身体,等我有空的时候,陪你们出去走一走、看一看,这一次我一定说到做到。


警察陈芸


父亲、母亲、儿子和我


爸爸妈妈:你们给了我生命,给了我温暖,给了我成长。无私地把一切心血都花在女儿身上,女儿无以报答。现在我已步入中年,为人妻为人母,你们仍然为我操劳,为我付出。在党和国家优越的退休政策关怀下,在你们的节日里,衷心祝愿爸爸妈妈:“健康长寿,让女儿能常伴你们身旁!”


耳畔传来那首熟悉的歌谣,“门前老树长新芽,院里枯木又开花,半生存了好多话,藏进了满头白发,记忆中的小脚丫,肉嘟嘟的小嘴巴,一生把爱交给他,只为那一声爸妈……”。“你看,筷子要这么拿,慢慢地,不着急,多几次就会了”,“跟着妈妈念好不好呀,a[阿] … o[喔]  …e[鹅]  …i[衣] … u[乌] … ü[迂],对,宝贝真棒…”忽地,时光的幕布被拉开,那些儿时的岁月,一帧帧,一幕幕……记忆的胶片打开的,不止我们的年少时光,还有那被我们埋藏着,似乎忘却了的,他们的,年少时光。一种温润的液体从脸颊落下,才想起,是啊,时间都去哪儿了……


作为监狱人民警察,我们肩上有责任,心中有担当。都说世上所有的爱都是为了相聚,可身为警察家属,他们的爱,好像是为了“别离”而存在…因为他们的爱里,装着国家。岁月偷走了我们太多,我们也亏欠家人太多。可我仍然坚信,无论我们身在何方,他们的爱,都会穿越万水千山,来到我们的身旁。



人生是一段不会重来的路,哪怕我们会回头挥手,也不会再转身重走。在从警之路上,让我们都为牵挂留一扇窗口,让亲情和我们一起往前走——


Copyright (c) 2019云南省监狱网版权所有 滇ICP备 05004942

网站标示码:5300000055 联系方式:wwwshuwu@yahoo.com.cn